1 2 3
  • 地址: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麒麟北路金鼎名座30-31层

    联系人:晏廷爱

    电话:0874-3366922/400-0874-198

    传真:0874-3199303

    手机:15187491100

    E-mail:552982525@qq.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万博max手机登录版下载随笔

    万博max手机登录版下载随笔

    疫情之下,依法防控人人有责,政府依法施策,民众依法配合,前提条件看法律!

    信息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0/3/14 浏览次数:349

    文/晏廷爱 

    曲靖市第五届政协常委、云南权仲万博max手机登录版下载事务所主任


    司法部倡议,万博max手机登录版下载要发挥专业优势,在疫情防控中为党委政府依法作出防疫决策提供法律意见,做好普法宣传教育工作,为疫情防控提供好法律服务。


    作为万博max手机登录版下载这是应有的责任和担当。为此,围绕《传染病防治法》和相关法律法规,我们梳理了一些和防疫有关的重点法条以及会议内容供大家学习。


    2月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发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应该说党中央对依法防控高度重视,这也是在现实中出现了很多问题的背景下召开的一次会议,非常及时和必要。


    习主席强调,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


    部分会议内容整理如下:

    1、要加执法司法力度,严格执行传染病防治法及其实施条例、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实施疫情防控及应急处理措施。


    2、要加强治安管理、市场监管等执法工作,加大对暴力伤害医务人员的违法行为打击力度,严厉查处各类哄抬防疫用品和民生商品价格的违法行为,打击制假售假、造谣传谣等破坏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保障社会安定有序。


    3、要依法规范捐赠、受赠行为,确保受赠财物全部及时用于疫情防控。


    4、要依法做好疫情报告和发布工作,按照法定内容、程序、方式、时限及时准确报告疫情信息。


    5、要加强疫情防控法治宣传和法律服务,组织基层开展疫情防控普法宣传,促进法治乡村建设,引导广大人民群众增强法治意识,依法支持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


    这次会议为依法防控疫情理清了思路、指明了方向。谈依法防控和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必须先谈“法”,法在哪里?如何准确适用法律?懂不懂法?把这些问题搞清楚是依法防控的前提,如果不懂法或把法律丢在一边谈依法防控,那必然会犯错误,大理事件也算是前车之鉴!所以应该了解和熟悉相关法律法规。


    当然,依法防控也不单是政府的事情,作为公众也必须了解和学习有关法律,才能在疫情防控中更好的配合相关政府的防控措施,同时也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不至于触碰法律红线。


    我们对有关疫情防控的法律依据和概念、相关部门的防疫职责和政府措施、企业和公民在防疫过程中的权利义务、防疫中的行政行为和治安处罚、防疫中的民生保障和停工停产、防疫中容易触碰的刑事犯罪和国家安全六个方面进行了法条的分类梳理,便于学习。


    第一部分  有关疫情防控的法律依据和概念

    《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刑法》《治安处罚法》《红十字会法》《公益事业捐赠法》《慈善法》、最高检、最高法的一些司法解释。


    2020年1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卫健委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这与2003年的“非典”一样,虽然都属于乙类传染病,但却按照甲类传染病来进行预防和控制。多省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条规定:“本法规定的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


    甲类传染病是指:鼠疫、 霍乱。


    乙类传染病是指:传染性非典型肺炎、 艾滋病、 病毒性肝炎、脊髓灰质炎、 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 麻疹、 流行性出血热、 狂犬病、 流行性乙型脑炎、 登革热、 炭疽、 细菌性和阿米巴性痢疾、肺结核、 伤寒和副伤寒、 流行脑脊髓膜炎、 百日咳、 白喉、 新生儿破伤风、 猩红热、 布鲁氏菌病、 淋病、梅毒、 钩端螺旋体病、血吸虫病、 疟疾。


    丙类传染病是指:流行性感冒、 流行性腮腺炎、 风疹、 急性出血性结膜炎、 麻风病、 流行性和地方性斑疹伤寒、 黑热病、 包虫病、 丝虫病, 除霍乱、细菌性和阿米巴性痢疾、 伤寒和副伤寒以外的感染性腹泻病。


    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根据传染病暴发、流行情况和危害程度,可以决定增加、减少或者调整乙类、丙类传染病病种并予以公布。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条规定:“对乙类传染病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 炭疽中的肺炭疽和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 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 控制措施。其他乙类传染病和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需要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 控制措施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及时报经国务院批准后予以公布、 实施。需要解除依照前款规定采取的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报经国务院批准后予以公布。省、 自治区、 直辖市人民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内常见、 多发的其他地方性传染病, 可以根据情况决定按照乙类或者丙类传染病管理并予以公布, 报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备案。”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下简称突发事件), 是指突然发生, 造成或者可能造成社会公众健康严重损害的重大传染病疫情、 群体性不明原因疾病、 重大食物和职业中毒以及其他严重影响公众健康的事件。”


    第二部分 相关部门的防疫职责和政府措施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条 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发现传染病疫情或者接到传染病疫情报告时,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


    (一)对传染病疫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根据调查情况提出划定疫点、疫区的建议,对被污染的场所进行卫生处理,对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和采取其他必要的预防措施,并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疫情控制方案;


    (二)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对疫点、疫区进行卫生处理,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疫情控制方案,并按照卫生行政部门的要求采取措施;


    (三)指导下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实施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组织、指导有关单位对传染病疫情的处理。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二条 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立即组织力量,按照预防、控制预案进行防治,切断传染病的传播途径,必要时,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采取下列紧急措施并予以公告:

    (一)限制或者停止集市、影剧院演出或者其他人群聚集的活动;

    (二)停工、停业、停课;

    (三)封闭或者封存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公共饮用水源、食品以及相关物品;

    (四)控制或者扑杀染疫野生动物、家畜家禽;

    (五)封闭可能造成传染病扩散的场所。

    上级人民政府接到下级人民政府关于采取前款所列紧急措施的报告时,应当即时作出决定。

    紧急措施的解除,由原决定机关决定并宣布。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九条 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下列一项或者多项应急处置措施:

    (一)组织营救和救治受害人员,疏散、撤离并妥善安置受到威胁的人员以及采取其他救助措施;

    (二)迅速控制危险源,标明危险区域,封锁危险场所,划定警戒区,实行交通管制以及其他控制措施;

    (三)立即抢修被损坏的交通、通信、供水、排水、供电、供气、供热等公共设施,向受到危害的人员提供避难场所和生活必需品,实施医疗救护和卫生防疫以及其他保障措施;

    (四)禁止或者限制使用有关设备、设施,关闭或者限制使用有关场所,中止人员密集的活动或者可能导致危害扩大的生产经营活动以及采取其他保护措施;

    (五)启用本级人民政府设置的财政预备费和储备的应急救援物资,必要时调用其他急需物资、设备、设施、工具;

    (六)组织公民参加应急救援和处置工作,要求具有特定专长的人员提供服务;

    (七)保障食品、饮用水、燃料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供应;

    (八)依法从严惩处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制假售假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稳定市场价格,维护市场秩序;

    (九)依法从严惩处哄抢财物、干扰破坏应急处置工作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维护社会治安;

    (十)采取防止发生次生、衍生事件的必要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 年第 1号) 规定:经国务院批准, 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 规定的检疫传染病管理。


    《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四条规定:“入境、 出境的人员、 交通工具、 运输设备以及可能传播检疫传染病的行李、 货物、邮包等者出境。”

    第十二条规定:“国境卫生检疫机关对检疫传染病染疫人必须立即将其隔离, 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对检疫传染病染疫嫌疑人应当将其留验,留验期限根据该传染病的潜伏期确定。
    因患检疫传染病而死亡的尸体, 必须就近火化。”

    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国境卫生检疫机关对来自疫区的、 被检疫传染病污染的或者可能成为检疫传染病传播媒介的行李、 货物、 邮包等物品, 应当进行卫生检查, 实施消毒、 除鼠、 除虫或者其他卫生处理。”


    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 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

    (一) 对病人、 病原携带者, 予以隔离治疗, 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
    (二) 对疑似病人, 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
    (三) 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 病原携带者、 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 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和采取其他必要的预防措施。”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一条 对已经发生甲类传染病病例的场所或者该场所内的特定区域的人员,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实施隔离措施,并同时向上一级人民政府报告;接到报告的上级人民政府应当即时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上级人民政府作出不予批准决定的,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立即解除隔离措施。


    在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被隔离人员有工作单位的,所在单位不得停止支付其隔离期间的工作报酬。

    隔离措施的解除,由原决定机关决定并宣布。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的, 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治疗措施。”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四条 发生甲类传染病时,为了防止该传染病通过交通工具及其乘运的人员、物资传播,可以实施交通卫生检疫。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制定。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六条 患甲类传染病、炭疽死亡的,应当将尸体立即进行卫生处理,就近火化。患其他传染病死亡的,必要时,应当将尸体进行卫生处理后火化或者按照规定深埋。


    为了查找传染病病因,医疗机构在必要时可以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对传染病病人尸体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尸体进行解剖查验,并应当告知死者家属。


    《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七条 对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场所和物品,有关单位和个人必须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指导下或者按照其提出的卫生要求,进行严格消毒处理;拒绝消毒处理的,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或者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进行强制消毒处理。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七条 疫区中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或者可能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物品,经消毒可以使用的,应当在当地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指导下,进行消毒处理后,方可使用、出售和运输。”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交通工具上发现根据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需要采取应急控制措施的传染病病人、 疑似传染病病人, 其负责人应当以最快的方式通知前方停靠点, 并向交通工具的营运单位报告。交通工具的前方停靠点和营运单位应当立即向交通工具营运单位行政主管部门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报告。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接到报告后, 应当立即组织有关人员采取相应的医学处置措施。

    交通工具上的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 由交通工具停靠点的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铁路、 交通、 民用航空行政主管部门, 根据各自的职责, 依照传染病防治法律、 行政法规的规定, 采取控制措施。”

    《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四条规定:“入境、 出境的人员、 交通工具和集装箱, 以及可能传播检疫传染病的行李、 货物、邮包等, 均应当按照本细则的规定接受检疫, 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 方准入境或者出境。”
    第五条规定:“卫生检疫机关发现染疫人时, 应当立即将其隔离, 防止任何人遭受感染, 并按照本细则第八章的规定处理。卫生检疫机关发现染疫嫌疑人时, 应当按照本细则第八章的规定处理。但对第八章规定以外的其他病种染疫嫌疑人, 可以从该人员离开感染环境的时候算起, 实施不超过该传染病最长潜伏期的就地诊验或者留验以及其他的卫生处理。”


    《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 预防、 控制野生动物可能造成的危害, 保障人畜安全和农业、 林业生产。”


    第二十七条规定:“禁止出售、 购买、 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因科学研究、 人工繁育、 公众展示展演、 文物保护或者其他特殊情况, 需要出售、 购买、 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 应当经省、 自治区、 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批准, 并按照规定取得和使用专用标识, 保证可追溯, 但国务院对批准机关另有规定的除外。


    实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专用标识的范围和管理办法, 由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规定。出售、 利用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 应当提供狩猎、 进出口等合法来源证明。出售本条第二款、 第四款规定的野生动物的, 还应当依法附有检疫证明。”


    第三十条规定:“禁止生产、 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 或者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


    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第四十九条规定:“违反本法第三十条规定, 生产、 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食品, 或者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 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没收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和违法所得, 并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价值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 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禁止在集贸市场出售、 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持有狩猎证的单位和个人需要出售依法获得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 应当按照狩猎证规定的种类、 数量向经核准登记的单位出售, 或者在当地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指定的集贸市场出售。


    《铁路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对抢险救灾物资和国家规定需要优先运输的其他物资, 应予优先运输。”


    《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水路运输经营者应当依照法律、 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 优先运送处置突发事件所需的物资、 设备、 工具、 应急救援人员和受到突发事件危害的人员, 重点保障紧急、 重要的军事运输。

    出现关系国计民生的紧急运输需求时, 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按照国务院的部署, 可以要求水路运输经营者优先运输需要紧急运输的物资。水路运输经营者应当按照要求及时运输。”


    第三部分  企业和公民在防疫过程中的权利义务

    《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 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 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 检验、 采集样本、 隔离治疗等预防、 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


    第三十一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传染病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时, 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编造、 传播有关突发事件事态发展或者应急处置工作的虚假信息。”

    第五十六条规定:“受到自然灾害危害或者发生事故灾难、 公共卫生事件的单位, 应当立即组织本单位应急救援队伍和工作人员营救受害人员, 疏散、 撤离、 安置受到威胁的人员, 控制危险源, 标明危险区域, 封锁危险场所, 并采取其他防止危害扩大的必要措施, 同时向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告;……

    突发事件发生地的其他单位应当服从人民政府发布的决定、命令, 配合人民政府采取的应急处置措施, 做好本单位的应急救援工作, 并积极组织人员参加所在地的应急救援和处置工作。”

    第五十七条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地的公民应当服从人民政府、 居民委员会、 村民委员会或者所属单位的指挥和安排, 配合人民政府采取的应急处置措施, 积极参加应急救援工作, 协助维护社会秩序。”


    《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 第一百零九条第三项、 第一百一, 十条第一款规定, 对拒绝接受检疫或者抵制卫生监督, 拒不接受卫生处理的, 处以警告或者 100 元以上 5000 元以下的罚款。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九条 传染病暴发、流行时,药品和医疗器械生产、供应单位应当及时生产、供应防治传染病的药品和医疗器械。铁路、交通、民用航空经营单位必须优先运送处理传染病疫情的人员以及防治传染病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做好组织协调工作。


    《传染病防治法》第七十二条 铁路、交通、民用航空经营单位未依照本法的规定优先运送处理传染病疫情的人员以及防治传染病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由有关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六十五条 违反本法规定,编造并传播有关突发事件事态发展或者应急处置工作的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有关突发事件事态发展或者应急处置工作的虚假信息而进行传播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依法暂停其业务活动或者吊销其执业许可证;负有直接责任的人员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还应当对其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


    第四部分 防疫中的行政行为和治安处罚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五条 传染病暴发、流行时,根据传染病疫情控制的需要,国务院有权在全国范围或者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权在本行政区域内紧急调集人员或者调用储备物资,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

    紧急调集人员的,应当按照规定给予合理报酬。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的,应当依法给予补偿;能返还的,应当及时返还。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五十二条 履行统一领导职责或者组织处置突发事件的人民政府,必要时可以向单位和个人征用应急救援所需设备、设施、场地、交通工具和其他物资,请求其他地方人民政府提供人力、物力、财力或者技术支援,要求生产、供应生活必需品和应急救援物资的企业组织生产、保证供给,要求提供医疗、交通等公共服务的组织提供相应的服务。

    履行统一领导职责或者组织处置突发事件的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协调运输经营单位,优先运送处置突发事件所需物资、设备、工具、应急救援人员和受到突发事件危害的人员。


    《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二十五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 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散布谣言, 谎报险情、 疫情、 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本法规定, 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 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 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 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 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 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 命令的;(二)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以暴力、 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 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 管制或者罚金。” 第三款规定:“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 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 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五部分 防疫中的民生保障和停工停产

    《价格法》第十三条规定:“经营者销售、 收购商品和提供服务, 应当按照政府价格主管部门的规定明码标价, 注明商品的品名、 产地、 规格、 等级、 计价单位、 价格或者服务的项目、 收费标准等有关情况。
    经营者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商品, 不得收取任何未予标明的费用。”

    《价格法》第十四条规定:“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
    (一) 相互串通, 操纵市场价格, 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二) 在依法降价处理鲜活商品、 季节性商品、 积压商品等商品外, 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 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 扰乱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 损害国家利益或者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三) 捏造、 散布涨价信息, 哄抬价格, 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
    (四) 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 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
    (五) 提供相同商品或者服务, 对具有同等交易条件的其他经营者实行价格歧视;
    (六) 采取抬高等级或者压低等级等手段收购、 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 变相提高或者压低价格;
    (七) 违反法律、 法规的规定牟取暴利;
    (八) 法律、 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不正当价格行为。”此外, 根据《价格法》 和《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 的规定, 经营者的价格违法行为, 还包括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以及法定的价格干预措施、 紧急措施的行为, 以及违反明码标价的规定等行为。

    《价格法》第六章、《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四条至第十五条详细规定了各项价格违法行为的处罚措施。例如, 对“捏造、 散布涨价信息, 哄抬价格, 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 行为,《价格法》 第四十条规定:“经营者有本法第十四条所列行为之一的, 责令改正, 没收违法所得, 可以并处违法所得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 予以警告, 可以并处罚款;情节严重的, 责令停业整顿, 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有关法律对本法第十四条所列行为的处罚及处罚机关另有规定的, 可以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执行。”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规定:“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 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 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 责令改正, 没收违法所得, 并处违法所得 5 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 处 5 万元以上 50 万元以下的罚款, 情节较重的处 50 万元以上 300 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 责令停业整顿, 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一) 捏造、 散布涨价信息, 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的;
    (二) 除生产自用外, 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
    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 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 经价格主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三) 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 推动商品价格过快、 过高上涨的。

    行业协会或者为商品交易提供服务的单位有前款规定的违法行为的, 可以处 50 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 由登记管理机关依法撤销登记、 吊销执照。前两款规定以外的其他单位散布虚假涨价信息, 扰乱市场价格秩序, 依法应当由其他主管机关查处的, 价格主管部门可以提出依法处罚的建议, 有关主管机关应当依法处罚。”


    第六部分 防疫中容易触碰的刑事犯罪和国家安全

    利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制造、传播谣言,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触犯煽动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最高判刑十五年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触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死刑。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治疗的,过失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触犯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七年。为防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行为,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触犯破坏交通设施罪”“破坏交通工具罪”,最高判刑死刑。作为已经感染或疑似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应该无条件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配合隔离治疗,拒绝配合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触犯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最高判刑七年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非法行医,造成已被感染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贻误诊治或者造成交叉感染等严重情节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触犯非法行医罪”,最高判刑十五年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触犯妨害公务罪”,最高判刑三年

    编造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虚假、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虚假、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触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最高判刑十五年。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触犯寻衅滋事罪”,最高判刑十年。

    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聚众“打砸抢”,致人伤残、死亡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触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最高判刑死刑对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首要分子,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触犯抢劫罪”,最高判刑死刑。


    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构成犯罪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触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最高判刑死刑。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生产用于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用于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不具有防护、救治功能,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医疗机构或者个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系前款规定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而购买并有偿使用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触犯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最高判刑无期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触犯非法经营罪”,最高判刑十五年。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假借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名义,利用广告对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致使多人上当受骗,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的规定,触犯虚假广告罪”,最高判刑二年。贪污、侵占用于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款物或者挪用归个人使用,构成犯罪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二条的规定,触犯贪污罪”“职务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最高判刑死刑。挪用用于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的规定,触犯“挪用特定款物罪”,最高判刑七年。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假借研制、生产或者销售用于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等灾害用品的名义,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触犯诈骗罪”,最高判刑无期利用已被感染、疑似病人或亲密接触者被隔离期间,入户盗窃公私财物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触犯“盗窃罪”,最高判刑无期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工作中,负有组织、协调、指挥、灾害调查、控制、医疗救治、信息传递、交通运输、物资保障等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触犯“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最高判刑十年。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工作中,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触犯国有公司、企业人员失职罪”“国有公司、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最高判刑七年。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工作人员,或者在受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委托代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人员编制但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从事公务的人员,在代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职权时,严重不负责任,导致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九条的规定,触犯传染病防治失职罪”,最高判刑三年。


    在国家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采取预防、控制措施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上述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九条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对发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地区或者新型冠状病毒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突发传染病病人,未按照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工作规范的要求做好防疫、检疫、隔离、防护、救治等工作,或者采取的预防、控制措施不当,造成传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加重的;
    (二)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指使、强令他人隐瞒、缓报、谎报疫情、灾情,造成传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加重的;
    (三)拒不执行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应急处理指挥机构的决定、命令,造成传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加重的;
    (四)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等国家有关规定,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等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的规定,触犯污染环境罪”,最高判刑七年。对疫情防控涉及的其他刑事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处理。


    俗话说“大乱之后,必有大治”,相信在疫情之后,法治和社会治理能力必将上一个新台阶,为了适应这个变化, 我们必须增强法治意识,为早日实现法治国家、法治社会、法治政府和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而共同努力。


    (提示:文章内容涉及到的只是部分法律法规,有关会议内容和法条有删减,仅供普法学习参考)。